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昌市实验中学化学教研组

这里是我们温馨的家

 
 
 

日志

 
 

他走了,谁之错?(2)——致命的“上课讲话”  

2010-02-10 23:08:20|  分类: 引用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致命的“上课讲话”

《南方周末》1356期       2010年2月11日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鞠靖     实习生 袁仲伟      发自江苏盐城 

 

    这是一个被贫困、升学压力,以及脆弱的自尊心折磨而死的年轻生命。同样受折磨的还有这个学校的教师。有的教师,因为繁重的工作英年早逝;有的教师,因为升学压力太大,疯了——这是一些被“教育之病”所累的生命……

他走了,谁之错?(2)——致命的“上课讲话” - 化学教研组 - 南昌实验中学化学教研组

郭大龙为前排左蹲者 图/南方周末记者 鞠靖

       18岁的郭大龙牙关紧咬,头颅高昂,神情倨傲,默默地走进了六楼高一(2)班的教室。

       高一(2)班处在校园里最高的楼——明智楼。此时是2010年1月21日清晨8:06,江苏省阜宁县明达中学的第一节课刚进行到第26分钟。

       高一(2)班正在听讲的学生们十分惊讶地看着这位古怪的男生,多数同学并不知道,这个表情奇怪的男生其实来自同校的高三(7)班。

       郭大龙漠然无视投向自己的数十目光。他一边走向窗口,一边轻轻地说:“借你们的教室用一下。”

       正在上课的数学老师只来得及问了两句:“做什么?做什么?”这个身高165厘米、身型微胖的男生已经从窗口纵身跃下。

       “上课讲话”

       没有人知道,他是以怎样的心情走向明智楼六楼的。从出教室到跳楼,仅仅只有三分钟,他就与同学亲人阴阳两隔。

       阜宁县明达中学高三(7)班学生郭大龙跳楼身亡的消息迅速传遍小小的阜宁县。

       自杀的原因也很快被师生们口耳相传,“导火线”小得令人震惊,居然是“上课讲话”。

       1月18日的某节语文课上,高三(7)班一位刘姓学生边和同学讲话,边伸手拍了一下坐在前面的郭大龙的肩膀,就在郭大龙回头的一刹那,被正在上课的刘雯雯老师揪个正着。三人随即被叫到教室后面罚站。

       郭大龙向刘雯雯坚持自己并没有讲话,所以不该罚站。那位刘姓学生也和刘雯雯顶嘴,并且可能还讲了脏话。

       有学生回忆,刘雯雯当时很生气,并且放话说“我不怕事情大,大不了老师不干了”。刘同学随后被德育处来人带走,大龙和另一位同学则被要求自己去找班主任接受处理。

       学生们现在都不清楚,1月19、20日两天,刘雯雯和大龙之间又发生了什么,以至于一件本来十分平常的“上课讲话”事件拖延了数天还未了结。

       可以肯定的是,刘雯雯老师对这次事件的认真程度超过了学生们的想象。

       1月21日,学生们到校刚准备上早读课,刘雯雯来了,她一坐下就把大龙叫上了讲台。

       一位学生回忆说:“我看到刘老师疾言厉色和他说了好长时间,然后他就站在前面了。”另一位学生说,“刘老师叫他写检查,在班级里读,还叫他带家长来……”

       紧接着的第一节课从7:40开始,正是刘雯雯教的语文课。课上到8:00左右,已经被罚站了近一小时的郭大龙突然出声。他说:“耽误大家几分钟时间,就那天事情我作个检查。”一位学生说,他发现这时大龙嘴唇瘪着,似乎在忍着哭,显然十分委屈。但刘雯雯老师并没有停止讲课,开始叫学生上讲台去做题目。大龙接着说:“那天我不应该和某某某说话”,但刘雯雯却好像没有听到大龙的话。“语文老师让我们拿出试卷,并找人上黑板订正(大家都看得出来,那是不给他机会)。然后他就出去了,事情就发生了……”一位学生事后在给南方周末记者的回忆记录里写道。

       高三(7)班位于明智楼的一楼。没有人知道,他是以怎样的心情走向明智楼六楼的。从出教室到跳楼,仅仅只有三分钟,他就与同学亲人阴阳两隔。

       一位郭大龙的同学在笔记中回忆了事发时教师刘雯雯的表情:“语文老师一定会付出代价的,虽然出事时她强装镇定,但是她的眼神告诉我们,她在害怕……”

       一位大龙的同学至今心有余悸:“我没敢看,但是喧哗声已经告诉我躺在那里的人是谁。我无法想象,曾经和我们一起嬉皮笑闹的朋友和同学竟然……我突然间发现我们的生命是多么的宝贵。我害怕,浑身颤抖。”

       在生存压力与升学压力中挣扎

       贫困的家境、徘徊不前的学习成绩,由此而生的自卑和焦虑构成了郭大龙在同学们心目中的印象:他不太说话,也不出去玩。

       很多人喟叹这个青年的心理脆弱,但在另一些人看来,一个18岁的男孩,强忍委屈开口道歉,却被视若无物,这种挫折似乎并不常见,何况还是面对着66位朝夕相处的同学?

       郭大龙的撒手西去如同抽走了他父母的魂灵。

       县城十公里之外,上午十点,即将到来的春节让三灶镇丰墩村的集市分外热闹,而大龙的家里却冷冷清清。郭大龙的父亲郭霞卫裹在臃肿的羽绒衣里,在自家的院场上默默发呆。他的母亲则悲卧于床,默不作声。

       大龙的家极为简陋,几乎没有什么电器。他的父母至今保存着他小学、初中阶段的各种获奖证书。有3张小学时的奖状甚至分别装进了3个铝合金的镜框里,被笃信基督的大龙父母悬挂在耶稣像的两边。“成绩优秀、不太说话”是郭大龙父母对独子仅有的评价。初中毕业考高中,大龙比省重点阜宁县中学的分数线差了5分,明达中学主动上门拉大龙,冲着每学期减免费用800元的承诺,大龙家选择了当时全县排名第二的明达中学。

       高二期间,郭大龙得过两次奖学金,一次400元,一次800元。但在高二之后,他再没得过奖学金。学费减免也被停了。

       在郭大龙的父母看来,取消学费减免,是因为自己家贫穷,使得郭大龙在校受到了歧视。

       这一单方看法并没有得到学校的证实。但可以肯定的是,贫困确实使郭大龙比他大多数同学生活得更寒酸。

       明达中学拥有可以容纳上千人的学生宿舍,但大龙不敢住校,因为费用太贵。他和父亲郭霞卫相依为命,租住在距离学校步行10分钟的一座矮平房里。一开始的租金是125元,今年涨到了130元,这已经让大龙的父亲觉得是增加了很大的成本。

       郭霞卫在一次车祸中左腿受伤,从此再不能干重活,蹬三轮车是他惟一的生计。除了蹬车谋生,他还要给儿子郭大龙做一天三餐的饭菜,如果算上水费、电费和伙食费,父子俩一个月的开销要1000块,几乎每个月都要东拼西凑才能糊弄过去。郭大龙的母亲陈利娟则在家养猪,兼职到别人的蔬菜大棚里打工。

       考取大学,找个工作,大龙的父母将全部的希望寄托在了儿子郭大龙的身上。让大龙和他的父母耿耿于怀的是,学校每周六的补课始终没有大龙的份。郭大龙的母亲认为,是因为自己家没有钱,又不住校,学校觉得少了收入。

       但让他们高兴的是,在一个多月前,儿子得到了参加补课的机会。那天,母亲问郭大龙为什么周末不回家,大龙开心答复:“妈妈,他们又喊我去上课了,给我去补了。”回忆到这里,大龙母亲的声音里也有了甜蜜。

       直到现在,大龙的父母依然坚信,儿子在班上的成绩应该在前5名。而明达中学办公室的武主任说,大龙刚进校的时候成绩的确不错,但是进校之后就开始下降,基本是在班级的中下游。

       依照经验,在大龙所在的这样一个拥有67名学生的班级里,20名之后的学生几无考取大学的可能。

       大龙的父母或许没有注意,自从上了高中之后,大龙再也没有拿回家一张奖状。

       贫困的家境、徘徊不前的学习成绩,由此而生的自卑和焦虑构成了郭大龙在同学们心目中的印象:他不太说话,也不出去玩。

       被高考逼疯的那些教师

    最近三年间,包括阜宁中学在内的阜宁县多所中小学均传出个别老师发生精神疾病的消息,其直接导火索往往是各种名目的末位淘汰、诫勉谈话。

       如今,郭大龙的父母已经和明达中学、三灶镇政府签订了赔偿协议,明达中学一次性赔偿43万元,明达中学并承诺发动本校师生捐款,保证捐款不低于3万元,三灶镇政府为大龙的父母办理农村低保各一份,并帮助办理再生育指标和相关手续。

       而与郭大龙自杀相关的教师刘雯雯,据说正在接受县纪委的调查。包括明达中学办公室的武主任在内,人们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刘雯雯了。

       互联网上早已充斥着对刘雯雯的口诛笔伐、人身攻击,网民对她的“人肉搜索令”在1月22日就已发出,许多人希望看看她究竟长什么样,其中一些人更想找到刘本人,当面发泄自己的义愤。

       但网络上关于刘雯雯的种种猜测中没有一条是准确的,她没有任何一个做高官的亲属,她的丈夫只是县级机关的一名普通工作人员。

       刘雯雯,这位有一个3岁孩子的29岁女老师,从盐城师院一毕业就进入明达中学。依照惯例推断,只有表现出一定的教学能力,学校才会让她成为高三毕业班的任课教师。武主任说,她并未体罚学生,唯一的错误是当学生负气离开时,没有及时制止或跟出去。

       所有的人都相信刘雯雯不会因此而坐牢,但没有人能确定,刘雯雯会不会因此而失去教职。

       刘雯雯已经成为所有阜宁县中小学教师的一个教训。2月5日起,一场“规范教师教育行为大讨论”在阜宁县展开。      

他走了,谁之错?(2)——致命的“上课讲话” - 化学教研组 - 南昌实验中学化学教研组 

这所中学已经成为江苏省三星级高中,高三学生往往早上6点到校,

晚上9点半放学,要在学校呆上逾15小时。 图/南方周末记者 鞠靖

       但是,老师们似乎并不是惟一需要自我反思和排查的群体。

       以明达中学为例,前身为阜宁二中,以前在家长心目中就是“只能把学生养大,根本不指望升学”的学校。而现在,这所中学已经成为江苏省三星级高中,升学率仅次于阜宁中学,在盐城市27所三星级中学中排名第五,最近10年让人“刮目相看”,其校长亦升任阜宁县教育局局长。

       此种变化是以该校师生超负荷的劳作为代价的。明达中学的高三学生往往早上6点到校,晚上9点半放学,即要在学校呆上逾15小时。

       教师自然也要和学生“同甘共苦”。2008年3月,明达中学老师刘斌突然去世。有消息称,此前一天,刘斌还与人谈笑风生,次日突然感觉不适,他曾致电同在明达中学任教的妻子,让她回家照顾,谁知妻子请假竟未获批准。待她夜里十点下班回到家中时,刘斌已经身体僵硬倒在脚盆边多时。依该校规定,晚自修期间不准有一人出校门,否则扣门卫50元每人次。

       同在2008年,明达中学一位刚从学校毕业不久的江西籍老师常某被诊断出精神分裂,起因是她所担纲的课程在全市中考中成绩靠后。有网友晒出这位老师的课表,显示她一周竟要上48节课。

       翻查资料,近三年间,包括阜宁中学在内的阜宁县多所中小学均传出个别老师发生精神疾病的消息,其直接导火索往往是各种名目的末位淘汰、诫勉谈话。

       早在2008年4月19日,网友fnssmm曾在西祠胡同的“阜宁人”讨论版中发帖称,“阜宁县明达中学教师、学生压力太大应引起重视。刘斌老师走了、×××老师疯了,再不给学生空间,学生也崩了。”不想这一说法竟然一语成谶。

       让人担忧的还有郭大龙事件中“最先讲话”的刘同学。

       在被德育处带走的第二天下午,刘同学即宣告回家反省,有消息说现在已经往无锡打工。刘同学在德育处究竟受到了怎样的教育,以至于要决定退学,现在已经成了一个谜。

       但和大龙相比,至少现在他还活着。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