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昌市实验中学化学教研组

这里是我们温馨的家

 
 
 

日志

 
 

阿Q的绩效工资  

2010-03-12 22:33:56|  分类: 引用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黄河畔一憨佗《【原创】阿Q的绩效工资》

引用           黄河畔一憨佗【原创】阿Q的绩效工资

 

文/黄河畔一憨佗

    自从年初赵太爷家宣布要实行绩效工资以来,阿Q就一直兴奋地盼望着赵太爷一家给自己涨工钱。走在未庄的街上更是觉得自己仿佛更像一位得胜的将军,逢人便讲一通自己在赵太爷家要发绩效工资的事,头上的癞疮疤也仿佛更有光了。因为阿Q知道在未庄的有钱人家只有赵家和钱家,而钱家还远未听说过要实行绩效工资一事。在赵家打短工的人当中阿Q又觉得应该数他自己最出力气了——割麦就割麦、舂米就舂米、挑水就挑水,按照赵秀才在年初宣布的绩效考核“多劳多得、优劳优酬”的原则他似乎觉得自己应该在赵家能拿上第一等的工资了,这样一来按阿Q的精神优胜法则阿Q认为他理所当然地就是全未庄居民里工资最高的人了!现在再也不用说“我儿子阔”“我先前阔”之类的话了。于是平日里那些什么对他吆五喝六的地保啦、动不动就说要撵他走的管土古祠的老头啦、还有那个自己最瞧不起但那次却打架给予他“生平头一次屈辱”的王胡等等,这些人都不在他话下!

       就这样,阿Q在绩效工资政策的激励下整日飘飘然地,干活似乎比以前更卖力气了,酒店也比以前去的更勤了,见了吴妈也要多看几眼多聊两句话了。可是,从春盼到夏从过罢年一直盼到眼看快到中秋了,阿Q这绩效工资仍旧若镜中花、水中月一般没有了下文。其间也试探着问过赵秀才和“假洋鬼子”两回,他们都说是“快了快了”。

       于是就在这样的飘飘然的期盼当中阿Q又度过了大半年的光景,这期间发生的一些事也令阿Q始料未及:自己因为头脑一时发热跪求要和吴妈困觉而触怒了赵太爷家,把自己赶出来不说还折了自己许多钱;后来自己的饭碗也多半叫那个自己认为位置该在王胡之下的小D 谋了去了......  

       好在转眼就秋天到了,阿Q 又有点活干了,绩效工资也终于有了动静了!赵家不仅给发了工钱还兑现补发了所有人的前半年的绩效工资(因为是补发所以就按人头均摊下发了,没有与个人的工作实绩考核挂钩,据说是年底就要考核动真的了)。赵家上下甚是欢喜,但阿Q心中却又添不快——自己现在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在赵家下半年的活将会很少了,按绩效考核的说法少干活就等于是少挣钱啊!可阿Q自认为他是不缺力气的,最起码不比又瘦又乏的小D逊色吧!

       果然,下半年在赵家的佣人当中阿Q算是干活最少的了,吴妈、小D该是最多的了。眼瞅着年关将至,赵家上下大小人等都在议论着年底的绩效考核奖金如何分配了。赵白眼、赵司晨是赵太爷的真正本家自然对此考核无虞了,而吴妈、小D自以为没少干活所以也就不会担心少拿了奖金的问题了,单阿Q却是不甚忧虑。心里总是盘算着自己的奖金可口上说出来的却是:“若敢少给我奖金就要造反!造反,革这伙妈妈的命!”当然这些话只是自己在晚饭过后动手舂米之前在厨房一个人吸旱烟时或是偶尔只有他和吴妈在场时说说的(吴妈自从被他那次调戏之后一向对他是“敬而远之”了)。说这话的时候阿Q也自有他自己的想法:那白盔白甲的革命党进了城不也没有什么大异样吗?知县大老爷不还是原官吗?带兵的不也还是先前的老把总吗?虽说是革命,不也就是剪了条辫子吗?什么绩效工资,还不是就是简单地涨个工钱吗?考核什么?这世道不信谁能动得了谁的工钱!老规矩多少年了!一想到这里,阿Q立马就一扫连日的忧郁又变得相当地自信相当地乐观了,仿佛又成了全未庄的头号人物了。“小D、吴妈......算什么东西!赵太爷原来还和我是本家呢!”没想到阿Q这句只是肚里想的话也许是因为太兴奋了吧竟然又脱口而出了,一回头赵太爷却又在身后呢?倒吸一口凉气的阿Q看见赵太爷骂一句“忘八蛋”又操起了那支大竹杠子,他撒腿就跑.....。身后传来未庄街上那些闲人的一阵哄笑:“嘿,亮起来了。”“你们还不配......”阿Q边跑边还不忘“回敬”那些嘲弄他的闲人们一句。他是永远的胜利者!

       年终赵家的总结会上,大家都眼瞅着奖金如何分配。赵太爷说了:“为了充分调动赵家上下工作的积极性,奖金要论绩分配多劳多得优劳优酬,一定要充分体现干多干少不一样干好干坏不一样!”大家纷纷鼓掌群情激奋,尤其是小D和吴妈。“奖金实行总量控制,少得者少下来的部分奖给多得者......”赵太爷的话还没说完人们就开始不安静了,小声议论着:“这不是拿咱们自己的钱奖励咱自己吗?”阿Q在一角冷静地观察着人们的动静。赵太爷让大家谈谈各自的想法,大家只是吵吵一时间并没有人肯第一个发言。吵吵到最后人们都在用眼睛盯着阿Q各自小声议论着,阿Q简直就快要心虚脸红了——毕竟论实绩自己比不过小D、吴妈,论关系比不过赵白眼、赵司晨,论资历比不过赵秀才、“假洋鬼子”啊!奖金不扣自己的扣谁的啊?但这种自卑的想法在一向“自信、胜利”惯了的阿Q脑袋里只是一闪而过而已,阿Q挺了挺身看了看周围的人们忽然站起来清了清喉咙第一个发言说:“我也没准备多拿什么奖金,但是我要说的是该我得的钱一文也不能少!”,这掷地有声的话可以说是吐出了许多人的心声。于是立马就听见有人在附和着“就是,就是!”赵白眼、赵司晨也好像附和了。阿Q盘算好了:他们两个整天甚活都不干也不少拿工钱,我阿Q为什么就要少拿呢?在这样的气氛中,小D、吴妈这样的多干活者自然也就不再那么敢于坚持想要多得奖金了,他们甚至到最后也开始忏悔自己怎么就会有要多得工钱的想法呢!毕竟自己多得就得有人少拿工钱啊!都是一块混的人,凭什么我就要拿人家阿Q的工钱呢?

       于是,赵家年底的总结会在一派和谐的气氛当中结束。赵太爷总结:“今年我们的奖励性绩效工资仍然按人头分配,人人都拿自己原来摊在人头上的工钱!”阿Q自然仍旧是心中充满了胜利的喜悦,赵白眼、赵司晨更是对这次的结果早在预料当中,小D、吴妈等人经过这次的“绩效考核”也思想更加成熟了。

       于是,未庄仍旧是原来的未庄,赵太爷家还是原样:大家仍旧是干多干少一个样干好干坏一个样地和谐安宁地生活着。只是听说钱太爷家因为赵家给佣人涨了工钱,佣人人心不稳不好雇了,也要在过罢年给佣人涨工钱了。

       全未庄的人都涨了工钱,阿Q就还是原来的阿Q了。一向十分自尊的他还得说“我先前阔”“我儿子阔”之类的话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