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昌市实验中学化学教研组

这里是我们温馨的家

 
 
 

日志

 
 

风沙渡(高考满分作文及评论)  

2011-08-05 12:10:12|  分类: 引用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罗张挥弦《风沙渡[原]》

 

        题目:2011江苏高考作文题为《拒绝平庸》。以拒绝平庸为题,不避平凡,不可平庸,为人不可平庸,平庸便无创造,无发展,无上进。处世不可平庸,因此,要有原则,有鉴识,有坚守。不少于800字,除诗歌外文体不限。

 

2011年高考满分作文

风沙渡——拒绝平庸

(王希)

       不由得想起早上过来赶考时瞅见的一家小餐馆,名为“风沙渡”。独这三字,意境全出,那杂乱的店面也仿佛不嫌粗陋,而自有一种粗犷远的豪情在胸中激荡了。

  只是一个招牌,却可以让这一家平凡的餐馆从一干“某氏餐馆”、“某某小吃”中脱颖而出,这就是超越了平庸的力量。

  不由又想起一群人,他们也曾坐在这考场,也曾为了理想而奋斗,而他们现在,叫做“蚁族”;他们的住所,叫“蜗居”。当社会的风霜吹凉了热血抹平了棱角,当学过的知识没有用武之地丢弃在脑海尽头,他们早忘却了身为高学历人才的骄傲,沉寂了,平庸了。最可悲的不是身居不足盈尺的斗室,也不是食不果腹衣不保暖,而是丧失了理想和追求,只剩下忍让顺从。没有人生来就是任人践踏的草芥蝼蚁,但如果有一颗甘于平庸甘于卑贱的心,那唯一的归宿就只是蝼蚁。

  要成为强者,必先有一颗强者之心;要俯瞰平庸的众生,先必有一股“登临意”。对,登临,是辛弃疾“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的登临,是杜甫“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登临。

       是否有一颗强者之心,一颗超脱平庸的心,是平庸与出众者的分水岭。人只是会思想的苇草,最高贵的就是会思想。所以人的高贵来自灵魂,来自思想层面的高贵。有了一颗拒绝平庸的心,终有人会从你眼中的坚定,从你不俗的谈吐与紧握的双拳看出你的不凡。即使结果还是不尽如人意,即使会有“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诋毁,即使“零落成泥碾作尘”,仍会有“香如故”。

  “蚁族”又如何?若心怀鸿鹄之志,俯视那有着优厚境况的燕雀,我坚信:终有一天,能“扶摇而上九万里”,“朝游北海暮苍梧”,携长风,浩荡而去。

  相信“风沙渡”的主人不会是一个平庸的、世俗的商人吧?如果不是一个来自黄土高原的汉子,也必是腹藏诗书但不得不囿于世俗的文人。否则,怎会有如此豪情、如此透着古韵气息的招牌?

  我必去“风沙渡”。酒菜已不重要。小酌后,与老板相视而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拒绝平庸,世界有你而精彩。

 

 

风沙渡

《拒绝平庸》有感

文/古道西风瘦鼠

        一爿居于闹市的寻常小餐馆,一个偶然打那经过的赶考学子,一段浸润诗书的触动,一篇激情不失隽永的美文,在一个夏天的上午成就了一则传奇,于是,我们知道了风沙渡,知道了那篇叫做《拒绝平庸》的文字,也知道了那个在文字里意气风发的学子。我想,此情此景此缘此分,多像那个一千四百多年前路过江西洪都府的翩翩少年濡墨挥毫成就天下名楼呵! 

风沙渡[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怀了好奇,我从网上找来了图片和报道,展读了原文,不禁感慨系之。不得不佩服这个孩子,刹那间的灵感撞击积累于胸的文华,把那刁钻的作文考题化了恣肆的词章,全文一气呵成,引经据典却不着痕迹,若信手拈来,真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好一个“俯瞰燕雀”,好一个“我辈岂是蓬蒿人”!击节称赏之余,当我看到那一爿小店的照片时,却与我心目中的风沙渡反差太大,于是我终于明白,在这个孩子心里,风沙渡只是一个引子,一个意象,是“匹马戍梁州”的初生牛犊无所羁绊的张扬,浑不觉多少鸿鹄志换得“觉今是而昨非”的浩叹。

        我沉吟,在脑海里幻化真正的风沙渡。

        西风凄紧,关河冷落,闻多少燕赵悲歌,见无数激越慷慨,最后亦是尘归尘,土归土。唯有那长风浩荡,黄沙弥漫的零落渡头,蓬牖茅橼依旧,这便是风沙渡。

        南来北往,行色匆匆,怀热血揣壮志,从那渡头而过。为着寻梦,为着不平庸,不畏折戟沉沙,不惧翻身碰头。默默见证的,就那风沙渡。

        记得《春酒堂遗书》中载清初周容《芋老人传》,说是一个赶考书生过河遇雨,饥寒交迫,渡头老人煮芋给他吃。后来书生及第,官至极品,想再食老人芋,召老人到京城煮芋,却觉得味道大不如前,请教老人,老人说芋头未变,而是人变了。当年的书生如今的相国醍醐灌顶,敬谢受教。昔我年少,读过之后只记得“慈水祝渡”,而今想起来,那渡头老翁,定然见过无数尘烟。

        不知风沙渡头有卖浆泊舟的老翁否?我想应是有罢。撑一篙日月,那日渐浑浊的眸子里,有否折射堪破红尘的沧桑?归去,归去,去时弱冠红颜,归时雪鬓霜毛,倒是那风沙渡头,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又有多少人能真正体味到是非成败转头空呢。

        原来,风沙渡,亦若红尘界。

实验化学组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33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